调直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直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马化腾杀人的网络互联网的大是大非问题

发布时间:2020-02-11 05:37:36 阅读: 来源:调直机厂家

"腾讯与奇虎360争夺用户桌面的战争持续了长达1个多月,各大互联网公司也纷纷站队,形成两个庞大的阵营,此战至今仍烽烟未息。本来作壁上观的亿万电脑用户,也意外地被腾讯一纸不兼容公告卷入这场纷争。"

"腾讯和奇虎360这场战争为何会走到你死我活的境地?在越来越开放的互联网时代,为什么“不兼容”的恶斗会出现?对这些互联网公司而言,用户究竟是筹码还是上帝?战争的结果会如何?双方从这场战争中得到了什么启示?"

"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腾讯和奇虎360两家公司的“指挥官”——马化腾和周鸿祎,希望他们能给出自己的答案。"

"以好勇斗狠闻名业界的周鸿祎,面对媒体时思路清晰,侃侃而谈。相比之下,素来低调的马化腾,更像一个产品经理,在采访中每当偶尔触及某一款产品,便会马上兴奋地进入思考。"

"就在周鸿祎发出“腾讯让我们无路可走”的诘问时,腾讯的开放战略正在展开,马化腾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要做facebook式的开放”。"

"而当马化腾疾呼要在云查杀时代为底层安全软件厂商制定规则,否则会让互联网变成一个“杀人的网络”,周鸿祎则提出要给“颠覆性创新”成长的机会。"

"我们记录了这样一场大碰撞,并和万千当了一次“炮灰”的网友们一样,期待着这样一场激烈的厮杀,能帮助腾讯这个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公司真正从跟随者成长为领袖者,能让360这样的挑战者有一个合理、合规、合法的成长空间,能让中国的互联网业真正厘定规则,使得一切的商业竞争都有序可循、有法可依。"

"与此同时,我们不得不追问,为什么恰恰是在这样一个以开放、平等、协作、分享为精神宗旨的地方,一个拥有不断进步的技术能为这些精神的实现提供可能性的行业,会出现这样的恶斗,甚至不惜雇佣“网络水军”操纵真相?"

11月9日下午,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在深圳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专访。

警察可不可以干别的?

南方周末:腾讯和360的事情最新进展是什么?

马化腾:QQ现在暂时安全,但危险没完全摆脱,超级恶性外挂可能卷土重来。360不承认扣扣保镖是超级病毒,所以我们现在还在等政府部门的鉴定结果。

南方周末:对于为何要逼用户二选一,您曾解释为迫不得已的自救,说QQ只有三天时间,不然就完了。为什么QQ会如此脆弱?

马化腾:这跟云查杀有关。这是一个全球互联网迄今罕见的大规模客户端的劫持。

过去病毒查杀都是以单机为主,这个电脑不上网都可以查很多病毒。但中国的病毒种类特别多,几年前就有人专做木马病毒,有师傅专门培训很多人制作各种木马,然后到处放,让你一访问网站,就中了木马,你就成为“肉鸡”。这跟国外不同,国外并没有中国这样一个大量制造不同种类木马的市场。

为了对付这些特别多的病毒,云查杀出现在中国。国外是没有这种杀毒方式的。这种杀毒,相当于每当发现一种病毒,你就可以传到云里去,在云端来查杀。也就是说客户端只是一个机器,它听从服务端的指令。

在打击木马方面,360这种模式是对的,这是技术的很大进步,周鸿祎是个很好的做产品的。但如果这个技术工具用来干安全以外的事,就很可怕了。如果把每台PC上的安全软件比作一个带枪的警察,360后台就像一个实时指挥3亿军队的司令部,没有任何监管。

这种超大规模的,拥有生杀予夺的杀伤力的云查杀网络,国内没有任何一个应用软件可以抗衡,任何正常的应用软件的应用层技术均无法抵挡这样的杀人网络。

南方周末:国外为什么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金山等其他厂商的云查杀技术跟360又有什么不一样?

马化腾:云查杀主要在中国。而且,国际性安全厂商都是老老实实做安全,不做互联网业务。金山做的云查杀也是一样的,就看自律。360是一个特例,我觉得360这是一个畸形的商业模式,但他们自己认为是创新。

南方周末:腾讯是从即时通信切入别的业务,百度和阿里巴巴也都是分别从不同的领域起家,再一步步扩张到其他的互联网业务领域,为什么不能允许360从安全往其他业务走?

马化腾:无论即时通信、电子商务还是搜索,都只是互联网的应用层面。而安全,则是最底层。打个比喻,如果把安全软件比作商场的保安,电脑里的一个个应用软件,就像一家家商场里的店铺。

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底层安全软件商,用外挂的技术,开发肢解和劫持应用软件的外挂。就像保安闯入店铺,撤换摆设,劫持店铺的专柜。

你说警察是不是可以做别的?安全这个行业本身有特殊性。

每个合法应用软件,就像是一家合法商店,纵使有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也该拥有自己的独立自主的自我运营和自我发展权,不应被保安打着安全的名义去劫持和窜改,这是一个软件业最基本的规则。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

南方周末:如果按照这样的描述,在技术上,云查杀都具有一样的威胁?那谁来约束拥有这些技术的企业?有什么规则可以约束这个技术工具?

马化腾:政府应该高度重视云查杀这个问题,要定期做报告。杀木马是对的,但是杀竞争对手、杀正规公司的就有问题。如果遇到正规公司也作恶,杀还是不杀,就应该提交给多个机构,或者是一个委员会来裁决,而不是由某一家公司来决定。

在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几个大的互联网厂商开始联合起来。

这几个大厂商都被周鸿祎打过,以前我们没有经历过,也很难理解,就是旁观者。打金山时,我们还让周鸿祎在我们微博直播,大家看得津津有味,以为是猛料。其实被打的人很惨,有苦说不出来。

这一次大家开始团结起来了。

我们希望鼓励几个大的互联网厂商一起支持,资金、技术、各自有的渠道,比如未来百度搜索结果里显示的杀毒,就应该支持正规厂商,就别卖关键词了,就应该公益。

南方周末:这个联合被评价为巨头携手。

马化腾:我们和百度、阿里巴巴,大家觉得这三个最有可能打起来的,反而这次是空前的团结,这也是我感到比较欣慰的。从公平竞争的角度看,平时打很合理,但是真的遇到大是大非的问题,还是有原则,这是挺重要的一点。

南方周末:你们的联合是只针对360还是希望建立一个规则?

马化腾:希望建立一个真正只做裁判员的杀毒环境。否则正规的杀毒厂商都死掉了,谁来抵制360呢?

中国互联网的规则与创新

南方周末:都说中国互联网是没有规则的竞争,你怎么看?

马化腾:其实这个行业还是比较自律的。SP时代,很多小公司纯粹就从用户口袋里掏钱,现在已经好多了。

很多产品都是最初出现时很混乱,但过两年竞争格局渐渐稳定下来,就渐渐走向理性和成熟了,比如视频。

不过,360打开了继SP之后的第二个互联网潘多拉之盒。

南方周末:中国和国外互联网行业,起步其实差得不算那么远。但中外互联网行业的业态完全不一样。

马化腾:也不是完全不一样,很多地方也一样。也不能怪中国不行,欧洲也一样,全球就一个美国创新最快,他的先发优势很强。中国几百家、几千家做,必然摊薄这个市场,就会形成很多同质化。

中国还算创新比较多,而且市场又大,像虚拟产品,中国领先的,美国现在也做了。

南方周末:有人说,中国互联网进入了寡头垄断时代。周鸿祎说这种时代会压制互联网中小企业创新,因为很容易遇到你们的竞争,被动卖给你们,或者被你们打垮。你觉得会不会?

马化腾:不算寡,十来家了。张朝阳说是战国七雄。其实还有很多游戏厂商,很多垂直的B2C,像京东商城这些,很多做专一点的企业,他就可以做很大。往往是那些老想简单重复,怪别人不给他饭吃的,这种假创新死了活该。现在这个格局还算比较均匀,不算很寡头,比美国好很多了。美国寡头更少,雅虎都被挤得要死,但还是有创新出来。像twitter很晚才出现,在facebook、亚马逊这么多公司强大的火力扫射下,它还是做起来了。

这些创新必须是真的全球性创新,不是说抄美国那种,模仿美国是我们这波人做过的事情。

腾讯要做Facebook式的开放

南方周末:周鸿祎有一个说法,腾讯让人无路可走。这也是互联网界很多人对腾讯的质疑与恐惧所在。

马化腾:怎么可能,那么多市场我们都是落后的,包括电子商务、搜索。你看我们做的这些东西,新浪、搜狐、网易哪个没有做?反而他们有很多东西我们没有做。为什么单独指责我?

南方周末:有没有想过,这跟腾讯自己的成长有关系?过去你是一个跟随者,现在已经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是一个带领者,角色不一样了,如果还是不停地模仿,就会遭到质疑,即使在模仿中也加入了一些微创新,比如QQ邮箱的大附件传送功能。

马化腾:外界一直说腾讯没有创新、抄袭。其实腾讯在创新上做了很多的事情,包括我们申请的专利、发明,都是第一,甚至是其他互联网公司的总和。

我们的很多专利,其实也常常被人侵犯,被人模仿。比如QQ聊天软件里的截图功能,是我们独创的专利,国外其他即时通讯软件没有一个抄的,但国内几乎都抄了这个功能。

但是很多人更加会看你进入了几个领域,他会感觉到你超越了对手肯定只是因为用户群。实际情况并不是这么简单。有用户群和渠道拉动固然重要,但是最最关键的还是产品。

另外,最关键的是大家要看有没有侵犯知识产权,这是法律上最关键的问题。如果有这方面的问题,腾讯早就被人告了。

南方周末:腾讯的很多产品,看到的功能都跟前行者的差不多,说没有侵犯知识产权,为什么?

马化腾:比如MSN有一个功能,聊天对象在打字时,对方会看到一个提示说你在输入,这个功能微软申请了专利。但我们做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笔在动。有专利,并不代表你不能做这个,而是你得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实现。

南方周末:腾讯产品线非常宽,又一直是个封闭的体系,因此被评价为“全民公敌”,这也是为什么这次事件中许多人都选择看热闹的原因。这对你有没有触动?会不会带来腾讯的开放战略?

马化腾:的确很多业务我们是依靠腾讯内部的力量,但其实我们已经在逐步开放了,可能因为很少说,外界很少能看到变化。

这三年里,我们一直在用自己的业务部门去做BD的方式做了很多开放,腾讯很多业务都是有大量的合作伙伴,像我们的网络游戏,超过60%的收入都是来自于合作伙伴,无线手机90%的收入都是通过合作伙伴分成的方式。

但是我们也还觉得做得不够,比如说SNS开放API我们的动作比较慢,也正在开放,我们是希望能够更开放,分享我们的用户平台,我们有这样的决心和规划。

南方周末:目前看到的基本上都是应用层面的合作,将来的打算是怎样的?这个开放是苹果式的开放、google式的开放,还是facebook式的开放?

马化腾:应该是facebook式这种。其实苹果整个模式是封闭的,只有应用程序是开放的。但我们要做的开放可能更多。

不过,我们不会完全无序地开放。像当年移动梦网开放平台一样,很多乱七八糟的SP厂商都进来了。

南方周末:也包括会和竞争对手合作?

马化腾:可以。包括QQ邮箱可以跟其他邮箱取信,也可以发微博到其他家的微博。但反而竞争对手很担心我们这样做。他会觉得他吃亏了,反而还拒绝。你不愿,他想要,你真愿意了,他还担心。这个要磨合。

BVI公司设立

广州工作签证移民

中山工商税务咨询

深圳注册公司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