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直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直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听风划过浅浅的忧伤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9:23 阅读: 来源:调直机厂家

八月,蔓延着热恋的温度,流云般涌动的葱茏,被攥成掌心的汗渍,粘湿的眼眸,乱了等风的心情。

听风,成了一种渴望。光芒中的纤尘,被热浪蒸腾的气喘吁吁,却喊不出停止。

这一季,想念夏风身披青翠的纱巾,从海的方向来,纤巧地穿过七月的栅栏,带着轻吟的哨音,吹远热浪一抹海的影子,让多少蹒跚的目光,和风的足印一起,搁浅在沙滩。

一朵不带雨的云,浅浅飘过额头,牵着我的目光走了,于是这个夏天,我只用嗅觉鉴别阳光的纯度。我闻见八月的阳光有一种鲜嫩的味道,可我的心,却滑过尘世的炎凉,在阴暗的角落里细数伤痕。

很多个阳光灿烂的早晨,无数粒尘埃在光影里飞舞。

热度蒸腾的结果,不仅使该沉淀的杂质沉淀了,也使一些该升华的水汽变成了云。从柔软到更柔软,从匍匐在别人的脚下到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是一个多么幸运的过程。

而我无意于任何高度,只想坐进一朵花里,听风。

每个人的一生也就是一朵花开的时间,荣枯早已注定。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此等淡泊胸怀,绝非寻常人可及。

正午,我的窗外,一枚攀援的青藤喘息着停下脚步。

偶尔有风。我听见,蓝幽幽的香味开始流动。

一直认为,夏天的美,蝶知道。

一只凌风的蝶,斑斓的羽翼折射着太阳的光芒,翩翩燃,快乐写满了舞步。只恋一缕清香,花影里浅唱,红尘里起舞,香痕上,草叶间,轻盈伫立。

我,也想安心做一只漠视沧海的蝶。享一季风华,揽一世痴语,舞到秋尽,枕着枯萎的花颜再做一个关于春夏的梦。

喜欢在暮色浅浅的时候,坐进一捧晚风里,看烟霞晕红的西天,怎样点点凝重。

夕阳已坠,许多黄昏时的故事冉冉升起,心房不可遏止地被记忆点亮。闭目,听见云朵哗然消瘦的声响,为我驻足过的那片烟云,正散落一地的橘黄。

远处的风景隐没。近处的风,在我的视线上逐渐朦胧。霞光渐灭,几只飞鸟衔着一天的故事,向着家的方向急飞。

常常在这个时候,我也开始了躁动不安,回眸,第一眼望向家的方向。

那里,有一个小小丫头,是我生命的全部,她依恋的眉眼,为我点亮一盏温暖的灯。

繁华过后已千年,茫然四顾时,跌入一幅水墨渲染的世界,镜花若梦,亦清晰亦朦胧。

素颜淡淡,依旧在章节里行走。看过一些精彩的情节,也期待自己的笔下,能开出艳丽的花朵,在别人的文字里品尝了温暖,回到自己的字上,尽管很努力,涂抹出的,依然只是一片墨色烟雨。

陌上花,一季繁华,在夏的深处,为谁,吐着点点馨香?

闲看风清月白,淡对烟云去留,花开花落几番晴?缘起缘灭应有时。我努力省悟一些必然,看向天空的视线逐渐清晰。

一个人的城里,淡了爱的癫狂,所能握紧的,只有一痕浅浅的忧伤。

水声潺潺,依稀笙歌。想你,不奢望结局。

一份缘带来挥之不去的惦念,一次遇见倾失了所有的玲珑。

如果爱情可以重塑,许多情节我会加倍珍惜。远方的橄榄树,落满过一树的蝴蝶,只是我没有像三毛,把心,低到尘埃里开出花朵。

你一直期待的渡口,谁陪你等开往彼岸的客船?最终接纳你的远方,是否也有一棵树,结满了七彩呢喃?

每次回首,想你,依然。寂寞的砧音四起,驻足聆听时,不敢惊动你最初的笑容。

保山工服订制

抚州订做职业装

朔州设计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