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直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直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新股畸形是非成败转头空

发布时间:2020-10-17 01:55:39 阅读: 来源:调直机厂家

新股畸形 是非成败转头空

大盘无论涨跌,新股秒停、板停不停,难道如此下去吗?泡沫的累积与做市的危机不会来吗?《三国演义》中有“是非成败转头空”,目前来看,尽管依然如此,但涨久必跌在新股上将可能体现出来。

大盘无论涨跌,新股秒停、板停不停,难道如此下去吗?泡沫的累积与做市的危机不会来吗?《三国演义》中有“是非成败转头空”,目前来看,尽管依然如此,但涨久必跌在新股上将可能体现出来。  每天涨停前位有近百家左右是新股或次新股,而这一畸形怪象仍在继续演绎。

多账户开设与解禁股市值不断呈现,一级市场中小投资者中签也将极为困难。  目前A股市场每天涨幅较好的是新股,新股占据每天涨幅榜的大量,但从制度发展来看,这一畸形模式导致的二级市场定位偏离与非公平交易,将在未来市场发展中伤害投资者。  从世界主要资本市场新股发行与上市来看,经过询价而上的新股交易,实际上总体表现为平衡态势,而首日交易制度与市场老股票并无差异化区分。实证显示,成熟市场上市的新股其总体上市首日涨幅有限,而后期的发展则依据公司质地、成长性与估值、回报等因素而不同,有的股价不断稳步上升,而有的则跌幅很大,有的则触及退市条款而退市,优胜劣汰机制在市场充分体现。  观察发现,自2014年下半年深沪股市执行新的首日新股交易制度后,绝大部分个股呈现一种不分质地首日44%上涨秒停,然后多个涨停跟进的态势。而从近期来看,此种情况更为明显。一家本身估值上市的新股,经过秒停、连续推升,其市盈率风险跨越式的累积风险,而这一现象在新股群体中正在蔓延开来,由原先的创业板、中小板向主板蔓延而来,其体量越来越大,但这却为市场未来增大了无限的风险累积,其将给市场带来无限的发展隐患。  新股的询价定价,从管理层的角度来看,本意是将其市盈率合理化,但交易制度特别是首日区别性制度让新股秒停、不论质地的连续推高市盈率现象充满于市场,而这种模式的直接后果是,随着新股不断上市,推升整体市场估值风险的轨迹明显,可以断定这种模式如果长期下去,中国股市最终将形成极大的市场伤害与最终市场化回归。目前从深圳交易所数据来看,创业板整体PE已达103倍,新股整体的秒停与连续推升估值上升,主板也呈现此类情况产生。可以说,不分质的秒停、推升已严重透支了未来公司业绩的增长,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平均利润率形成不会使得大类相关公司取得100%的业绩增长,仅有少部分脱颖而出,而绝大多数淘汰或平稳运行是其规律。  从中国新股发行与上市来看,实际上这一新股制度始终没有一个完善的制度对应,造成新股市盈率不断上升,而热于炒新、打新或利益相关的投资者,虽然有些可以获得一个阶段性收益,但从对整个A股市场的影响来看,每年累积的数十。甚至数百倍PE形成的新股炒作,为未来累积风险提供了一个重要源。这一制度,如果以现行制度依然,那么未来A股的下跌可以预期,甚至可以预期风险源将导致A股可能再创历史新低。而这些品种风险的分化最终有可能导致投资者出现巨大的投资亏损,甚至血本无归。  中国资本市场新股的炒作可以说登峰造极,尽管看上去很美,但非市场化的一种运作模式,源源不断的累积着风险因子。笔者观察到,中国股票市场新股上市,秒停已是一个市场常态了,其后的连续推高,使得品种市盈率急剧上行,体现估值风险。从证券投资学及三公的市场化原则来看,新股交易制度特别是首日区别性制度已演变成一个赌博游戏,其并没有实现市场化形式的市场定价到位,使得中国新股恶炒现象屡见不鲜,是一种风险累积型的扭曲制度。一些本应2-10元左右有股票定价,经过炒作与制度漏洞的暴露,使得一飞至30-100多元的高位,这些风险可谓世界少有,累积的风险足以在未来股价回归过程中,拖累市场向下深跌。  研究发现,累积上市并形成恶意炒作的新股主要集中在创业板与中小企业板,目前也在向主板市场蔓延而来。主板新股加入到PE急升式的秒停,未来恐怕风险巨大。  研究发现,新股上市首日的政策规定,为新股开了一个口子。在1995年之前的T+0时期,市场新股炒作虽然有之,但并未出现连续性、总体性的暴炒行为,因为所有股票都是一样交易方式——T+0且无涨跌幅。在推行T+1与涨跌10%的限制后,新股上市首日分别出现了无涨跌停、144%临停等政策。事实证明,这种给首日上市新股以超市场待遇的设计,给相关利益持股与利益人提供了炒作机会与路径。  在审批制的大制度框架下,新股发行与上市一再遭遇人为的干预。发现出了问题后,暂停一段时间;当新股破发对市场形成了负面冲击时,新股发行暂时停一段时间;遇到什么重大事件时,新股申购与发行又往往暂停。这一系列怪相,将新股神秘化了。现在回过头来看,政策的多变导致了市场预期不明。2009年以来,沪深新股IPO政策几乎每年一变。这给市场新股发行的连续性与总体推进、让市场来确立价格形成了较大的障碍。试想,要是新股发行不暂停,保持正常供应与交易机制的对等,股价焉能不自然回归?  从世界主要资本市场来看,当投资者日趋成熟之时,市场机构时代的特征也会越来越突出,新股投资的理性程度或风险特征也会表现得越来越显著。在欧美老牌市场,在日本、我国香港等相对成熟的市场中,新股上市当日破发早就屡见不鲜,由于这些市场的交易制度与规则并不给新股一个特定的区别性首日交易待遇,这就使新股炒作在制度上受到了最根本的限制,而新股一旦涉及欺诈上市或业绩变脸或者市场投资回报较差,则股价很可能跌得面目全非,退市的风险即刻体现。可以说成熟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与公平交易对等原则,使得新股上市后走势较为理性。相比之下,中国新股制度造成的绝大多数泡沫品种风险,可以称之为世界第一,目前这一造风险运动仍在不断深化。  总体而言,中国新股制度所累积的风险源有可能在未来拖累市场, 目前市场所体现的畸形交易特征,反映出其制度缺陷,特别是首日交易制度的缺陷非常明显。目前新股发行市场随着解禁股市值计算与机构多账户开设,可以说一级市场发行中,中小投资者中签将更为困难。政策与交易规则不能频繁改变,制度设计不能给新股以特别待遇或许是更重要的方面。从这个思路出发,可否考虑新股上市首日也遵循与老股同样的交易规则,即T+1与涨跌10%?或则恢复整体市场的T+0交易制度无涨跌幅制度,让新股的通过市场充分多空竞争,体现风险与机会,区别化交易终结。  目前来看,畸形特征所折射的高估值风险,正面临“是非成功转头空”的关键周期。   作者简介:资深市场研究人士,在国有企业、美资公司从事高级管理工作多年,并在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咨询机构执业证券市场研究10年以上,多年来在国内外主流媒体发表财经、证券市场研究等近10000篇文章,具有国家证券执业一级资格证书,研究方向为市场经济与证券市场策略、公司研究,现任职融汇金融副总裁)

alevel辅导培训班

ap数学

aeas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