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直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直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上海春秋堂书画专场谢稚柳系列精品赏析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5:52:47 阅读: 来源:调直机厂家

上海春秋堂书画专场:谢稚柳系列精品赏析

《红叶珍禽图》66x35cm. 约2.1平尺

款识:蕴兼仁兄法家雅教,癸未七月,谢稚柳。

印鉴:谢(白)、稚柳(朱)、问君西游何时还(朱)

出版:《中国书画铭鉴》P191,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

谢老精于花鸟画,其最早的绘画生涯即由花鸟开始。1975年谢稚柳曾撰《绘事十首》,其第一首云:“春红夏绿遣情多,欲剪烟花奈若何。忽漫赏心奇僻调,少时弄笔出章侯。”章侯即明末陈老莲,善人物、花鸟,形象奇古。1930年,谢稚柳在中央博物院举办的古代绘画展览上看到陈氏作品,极为倾心。他认为“找到了最好的老师”,从此专意摹学其花鸟。1941年3月,张大千带领家人以及学生数人抵赴敦煌莫高窟。同一年的秋天,当时的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于右任在西行视察途中,专程转至敦煌,并与张大千等共度中秋。此行促动了敦煌的保护机构——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的成立。谢稚柳1942年的敦煌之行也发源于此。1942年,张大千几次信促谢稚柳去敦煌与之做伴。其时,谢稚柳正任于右任秘书,且接受了中央大学艺术系主任徐悲鸿的聘任,兼职艺术系教授。于右任力促谢稚柳前往敦煌,徐悲鸿也答应他的课先由别人兼代。谢稚柳在《敦煌艺术叙录旧序》中记载:“1942年秋,予自重庆北游敦煌,观于右室,居此凡一载。”1943年9月,别莫高窟,继而考察榆林窟西千佛洞。经兰州返重庆(仍回中大任艺术系教授))。

是幅作于1943年7月,其时,谢老仍在敦煌未还。经过近一年的敦煌壁画摹习,谢老的花鸟画去陈老莲之奇倔傲岸而增以清新秀逸,并上溯唐宋,立足于两宋,追踪“宣和体”,又融入了元人以降的清雅含蕴宁静温馨的诗情,更添清丽典雅的气韵。是幅作品布局严谨,构图与宋院画一脉相承,有林椿、李迪遗风。枫枝斜逸向上,采用勾皴结合的笔法,以墨为格,见其笔踪墨迹,纵横老辣,笔致精严;枫叶或大或小,或正或背,或边缘破损,均以双钩,勾勒细致而逼真。色彩平涂艳色留叶筋,显得沉静、清新、雅淡;一只珍禽独立于枫树枝头,体态修长,背面相向,侧首左望,目光专注,备极传神。全图用笔虽简然意趣十足,有清逸幽远的意境萦绕其中。整幅作品从陈氏画风中脱胎而来,又因作者出生于文人世家,受儒家文化熏陶所奠定的文化底蕴,使其崇尚的平淡、华滋、清劲、秀雅的美学格调,在此作中一览无余。大自然中的植物鸟兽,在他波澜荡漾又典雅温文的水墨和缤纷的色彩独成绝尘去俗的清冷之气,凛然如在千里之外,可远观而不能亵玩。

1938年,抗战西撤中,大批文人学者相继入川。彼时,谢稚柳客居重庆。直到1948年抗战胜利,才返回上海。在此期间,刻有李白《蜀道难》句“问君西游何时还”印章见于谢老1941—1943年创作之作品,为其极喜爱者。1941年谢氏曾为潘伯鹰绘《山茶梅花图》,亦钤此印。以“问君西游何时还”印钤盖于此,加以羸弱禽鸟立于枝头翘望,表达出作者真实的情感,盼望回归故里的情怀。

《古松图》128x62cm. 约7.3平尺设色纸本立轴己未(1979)年作

款识:影摇千尺龙蛇动,声撼半天风雨寒。此宋人赋松诗,余深喜之,每写松,不惜屡题其上。己未,稚柳。

印鉴:谢稚(白)、稚柳(朱)、壮暮堂(朱)

参阅:1、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2013.3.23嘉德四季第三十三期拍卖会中国书画(二) Lot226谢稚柳1976年作《五松图》设色纸本镜心151x82cm 成交价345万元;

2、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 2004.12.15 中国书画(二)Lot526 谢稚柳1977年作《翠松图》纸本镜心 95x40cm 成交价52.8万元;

3、北京都市联盟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2012.10.30 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 Lot651 谢稚柳 1975年作《松鹰图》设色纸本镜心 96x44cm 成交价97.75万元;

4、上海东方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 2009.12.22 中国书画(一) Lot57 谢稚柳 1982年作《松鹰图》设色纸本镜心 93x42cm 成交价80.64万元;

谢稚柳与张大千一脉,秉承宋元传统,引领大江南北,创一代先河。谢老深厚的文学修养、系统的把握整个中国绘画发展史,使之能够吞吐唐宋,脱开大千的影响而独步画坛,创出自己独特的艺术面目。他的花鸟画早期师法陈老莲奇崛古艳之风,中期上溯宋人宣和体精工富丽之气派,晚年又自出机杼、借古开今开创了斑斓绚丽的落墨法。于1969年开始研究的“落墨法”,是以较为放逸的水墨大体描绘图像,后在墨的基础上用色彩(多为矿物色)覆盖其上,以色补水墨之不足,达到色与墨浑融、造型与笔墨兼得之效。开辟了其绘画的又一新领域,这既可以看作是对其成熟画风的升华,亦可认为是对他个人风格的完善。

70年代,松树是谢老常画的经典题材之一。是幅《古松图》作于1979年,正是文革后重获艺术光明之时,创作热情空前高涨。挥笔之下,虬松即出,实为谢老生命能量之迹化,艺术精神之写照。图中古松蔽日遮天,古穆苍浑,是落墨法的代表佳品。全图采用全幅式近景构图,浓郁苍翠的苍干松针占据了画面的大半部分,鲜明地突出了主题。下半幅苍劲的老干与上半幅的细枝、松针形成上下疏密、粗细之对比。5根状若龙爪的枝干吸附在主干上,一破整个画面可能形成的单一感,增加了画面的动感,真强了画面的凝聚点,更鲜明的烘托出古松这一主题。空白处题宋人赋松诗:“影摇千尺龙蛇动,声撼半天风雨寒”,不但使构图更加完整,更描绘出了松树郁郁苍苍、生机勃勃、傲然屹立的风格特质。

图中用老笔浓墨钩写枝干,干上以无数浓淡干湿的墨点描绘树皮的皴纹。松针则依前后空间关系用浓、淡墨以尖峰由内向外写出,运笔速度较快,状如攒针,锋毫颖脱,复以湿笔淡墨渲染松干。对整个古松的细节描写,无论是松干,松枝,松针,甚至是松树的结疤都不遗余力、一丝不苟。最后再以石绿敷于松针之上,使原本比较沉闷的重墨突感透明,达到高墨犹绿的意趣。观之令之振心爽目,其落笔沉凝,笔笔无轻滑松浮之态,虽阔张而能浑然一体不松不散,可见其驾驭全局之功力。

古人讲“师造化”,谢老不仅画法追宋元,画意亦出自宋人,拟出一儒雅疏朗之古松!

《草书题为庆祝中共诞生六十周年而作的<松石图>》洒金纸本 立轴1981年作 171x84.5cm. 约13.3平尺

释文:千岁松,万年石,如松之盛,如磐石之安。

款识:题《松石图》为庆祝中共共产党诞生六十年作,谢稚柳。

印鉴:谢稚柳(白)、壮暮生(朱)、壮暮堂(白)

谢老的书法从学陈洪绶到黄山谷,到怀素,再到张旭,终得老莲之逸意、怀素之狂意、张旭之颠意,加之其诗、画皆精,与晚期创造的草书完美结合,达到书法上的“气韵生动”。其成幅书法作品很少,此作就是配合为庆祝中共诞生六十周年而作的《松石图》而作,可知其创作于1981年。这幅作品是成熟的草书风格,尽得张旭草书之精髓,巨大的尺幅使其观来有着鹰击长空的舒展和龙腾苍海的气势,大气磅礴而又耐人寻味。

作品结体有着从容舒展、乘风回翔的风姿。圆中寓方、曲中求直,参差错落,跌宕纵横有欹侧而端凝,强化了汉字的造型功能却不失严密的规范,而在规范的结体中却有伸张变化,正是“没有章法,不成方圆”。从线条上看,有一种自然流动的韵律美,线条在瞬间的流变中,呈露出天然造化、挥洒自如的律动之韵。笔笔饱含韧性,刚与柔、曲与直、方与圆、枯与湿、白与黑、虚与实等诸种因素交织在一起,竭尽变化,凸现出他对线条所具有的敏锐洞察力和驾驭能力。且因他以画理融入书中,增其逸趣,故得“千丘万壑”之势、“千山万水”之韵。

在这幅作品中,张长史那线条中的奇肆诡怪的成分在此变得平和温厚,枯辣变成了和润,线条的外张力减少,而内聚力增强,中锋的增多使线条更具有立体感,这是他的书法线条与张旭《古诗四帖》的不同处,也是他“莫不随其性欲,便以为姿”的结果。且自身的文学审美修养使作品同时洋溢着浓郁的“书卷气”和“学者味”。

可以说,此幅书法纵横开阖,洒脱出尘,淳厚清奇,正所谓“通会之际,人书俱老”。加之,此幅作品是为庆祝中共诞生六十周年而作的《松石图》而题,有着其特殊性,故可珍之藏之!

欧米茄手表维修

泰格豪雅手表维修

三维动画制作培训

泰格豪雅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