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直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直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销巨头挟行会集权中小稀土企业面临生死劫

发布时间:2020-02-20 02:05:30 阅读: 来源:调直机厂家

“本来想把自己的小稀土矿卖给甘肃稀土公司,结果一打听,甘肃省自己都想着要把甘肃稀土公司卖给包钢稀土(22.78,0.00,0.00%)呢。”王先生在甘肃省靖远县拥有一家小型稀土矿的开采权,但面对国家对稀土开采规模、污染环境治理以及稀土进出口额度限制等一系列窘境,他不得不考虑将企业出售,然应者寥寥。

今年以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国土资源部等多个部委联手规范整治国内稀土等贵重非金属矿产生产开采及出口权限,并以工信部为指导主体,酝酿成立以包钢稀土、五矿稀土等产销龙头企业为理事长单位的中国稀土行业协会。这预示一向不显山露水的稀土行业整合大幕再次集中开启,而数以千计的各类中小型稀土企业面临政策生死劫。

“整个行业约有1/3的中小企业不符合目前国家对稀土产业开发规模、环境保护等门槛限制,因此稀土行业协会一旦成立,产销龙头借助协会力量规整产能,实现行业集约化发展的动作也将显著加速。”中国稀土学会副秘书长张安文认为,稀土作为中国特色战略物资,确实有必要实现行业集权,但另一方面,数目诸多的中小稀土企业如何求存,也应成为政策制定者考量的重要内容。

监管升级

7月21日是中国稀土行业最忙碌的一天。这天上午,工信部原材料司金属材料二处处长王彩凤等一行各部委主要业务官员,行色匆匆从北京飞往包头。在那里,包钢稀土以及内蒙古、包头市各级官员,静候着这些部委官员能够为他们带去中国关于如何对稀有金属资源进行专项保护的具体措施。

而在北京,商务部当天主持召开了高级别的中美高技术交流研讨会,其中三大核心议题分别为如何发展稀土高科技产业、新能源电动车以及锂资源开发利用。

7月21日,正在包头出差的中国稀土学会副秘书长张安文也在参加行业内某学术活动。“全世界的目光都在聚焦中国稀土行业监管政策如何升级,预计年内即将成立的中国稀土行业协会,作为半官半民的机构,它将担纲起行业监管以及产业升级的大任。”张安文说,中国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稀土资源输入国,却丝毫没有产品定价权可言。这一局面与中国作为全球主要原油进口国,同时没有市场定价权的窘境一样令人苦恼。“事实上,稀土的战略地位和珍贵性比起原油要高得多,中国的稀土资源也是非常有限,亟待从严格监管等角度来完善国内稀土产能以及销售混乱的局面。”张安文称据他了解,国家冀望未来的稀土行业协会能够像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一样,担纲起更多政府不方便管、也管不好的市场问题。

而就在2009年5月,国土资源部《2009年钨矿锑矿和稀土矿开采总量控制指标的通知》,宣布对储量和产量均居世界第一的稀土矿、钨矿、锑矿等三大矿种实施保护性开采,并在全国范围暂停受理钨、锑和稀土矿勘查许可证、采矿许可证申请。

更为严厉的措施是,国土资源部宣布当月开始对双数资源首次实行开采总量限制制度,其中向各国、各省市仅下达稀土矿开采总量控制指标拟定为82320吨。

这一举措旋即引起市场猜测,乃至盛传中国政府将暂停稀土资源出口。“其实这是不可能的,政府监管的本意绝非破坏市场秩序,而在于扶持中国稀土行业产业具有更加良好成长性。”张安文称强化监管并不意味着关停。

“工信部和国土资源部动作虽然频频,但只能从规模和总量上进行控制,还对稀土大量开采造成的环境等深层次问题目前触及。我们预计环境保护部很快也会针对稀土等特种资源开采过程中对环境造成的破坏性污染以及生态补偿机制等问题拿出规范性意见。”工信部原材料司一位不具名官员称,全方位的稀土行业监管风暴已经刮起。

卖企求存

高密度、大幅度的政策转向,令稀土行业绝大多数中小企业寒意颤颤。

前述甘肃靖远的王先生正是因为感觉到未来稀土行业的监管措施愈将严厉而萌生退意。“2009年全年国土资源部下达的产量总指标只有82320吨,但国内目前年产量在1000吨以上的生产线就有几十条,最大的生产线年产甚至达到7000~8000吨,而目前包钢稀土、五矿稀土等行业巨头通过对包头、四川及江西赣州等地稀土资源整合,他们年产能就达到了近9万吨。”王先生说,国土资源部切出的蛋糕总量只有8万吨,大企业都不够分,根本不可能再分配到小企业手中。

而国内稀土行业80%的企业是中小企业,其中又有80%左右的中小企业属于私营或民营资本投资。国家发改委稀土科技专家卢忠孝此前公开表示,中国稀土行业的宏观调控,根本问题就在于中小企业。

这样的症结显然也为民营企业主所深知。江西赣州的刘先生早在2009年年初就谋划转让旗下稀土矿股权。“由于自身管理经验少,外加大环境日益严峻,因此我通过多渠道挂出了股权转让的消息,事实上,即便打电话向我咨询矿山情况的人也很少。”刘先生称,矿山卖不出去,唯有把资源死捂在手里了。

广西钦州的税老板则从监管风暴刮起的当下发现了商机。“国土部暂停采矿证、探矿证审批,意味行业新进入者唯有从其他从业者手中购置采矿权,而这个时候,国家越限制,采矿证就越吃香,市场行情就应该是比较好的。”鉴于此,税先生在网络上发帖公开抛售。然郁闷的是,似乎没有资金愿意接手自己的矿山。

“监管势必引发市场秩序重构,这个节骨眼上,有民营业主出售矿山,说明他们已经认识到未来在稀土主业上,再要依靠低廉的价格战而获利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了。”张安文预计中国稀土行业协会年内一旦成立,明后两年将成为国内稀土行业整合,尤其是中小稀土企业整合的热潮期。

龙头集权利弊

数据显示,2008年我国稀土产量13.5万吨,其中出口4万吨,占全球供应量的90%强。出口方向依次为日本、美国、韩国、德国、荷兰、法国和意大利等世界经济强国。而据记者了解,由于部分稀土出口是以铁合金粉等名义,故2008年国内稀土出口量估计在5万吨以上。

王彩凤对此却非常忧心。《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获知,王彩凤作为中国稀土行业协会主要筹建人和召集人,或有望出任该协会秘书长职务。王彩凤曾公开表示,“中国稀土生产能力与环境承受压力严重不匹配,必须实施总量调控,促进我国稀土工业可持续发展和产业合理布局,而组建行业协会是执行此任务的最佳方法。”

“小企业滥挖滥采是其具有很大破坏性的一个侧面,在市场交易中,小企业压价倾销现象严重,最低的时候一吨稀土甚至只卖3.5万元。”张安文表示,他认为通过行业协会组建,以及产销龙头企业集权效应的出现,迫使中小企业远离稀土开采主业,对国内稀土工业健康发展大有裨益。张安文建议中小企业应致力于稀土产业配套项目的建设,而不是在开采领域与行业龙头拼刺刀。

前述工信部原材料司人士透露,该司正在与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及发改委等部委专业司局,就稀土中小企业整治问题制定相关细则。他表示,由工信部起草的《稀土工业产业发展政策》和《稀土工业发展专项规划》(2009~2015年)已经编制完成,而在执行2009年稀土矿产品和冶炼分离产品指令性计划和出口总量计划的基础上,也已展开全行业稀土企业生产情况调查和统计工作,并就如何促进稀土产业发展形成专项课题研究。预期未来会重点推进包钢稀土等一批稀土技术改造项目,并由工信部和即将成立的中国稀土行业协会牵头,展开包括稀土在内的稀有金属部际协调机制的组建工作。

张安文预计通过行业协会集权,五矿稀土、包钢稀土等龙头企业有望加速对国内稀土矿资源的购并进程,而民营资本执掌的80%中小企业或将淡出稀土矿山开采市场。不过,他同时指出,稀土上下游产业链条非常长,比如中小稀土矿山企业完全可以转型为大型稀土企业发展配套工程等项目,而有核心技术的企业更可以进行稀土高科技研发,在稀土初级产品的基础上,展开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下游产品开发。

“行业巨头仰仗行业协会实现产业集权的最终结果,也只能迫使更多中小稀土企业放弃矿山,而不会对中小企业涉足稀土产业精、深加工及高科技研发产生影响。”张安文建议。

消防医疗口罩行业公司

单工位制动管水压爆破试验机

全自动耐压爆破试验台

济南试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