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直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直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黄海波放言:与高圆圆可当拜把兄弟(图)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8:12:12 阅读: 来源:调直机厂家

黄海波放言:与高圆圆可当拜把兄弟(图)

谈到对《咱们结婚吧》里的搭档高圆圆的评价,黄海波放言:“值得把所有男人对女人的溢美之词都用在她身上。”

黄海波认为,自己过往那些难过的不愿对外透露的经历,其实也是一个男人成长的必经之路。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蔡慕嘉

“果然戏里是恐婚,我生活里是恨娶”,从黄海波嘴里说出“恨娶”两字,实属难得。此前几次专访他时,感情领域几乎都是不能触碰的雷区,“顺其自然”也成为他回应最多的官方用词。但随着新剧《咱们结婚吧》在央视和湖南卫视热播,黄海波的受访“尺度”明显有所放宽,不仅一口一个“恨娶”,自曝相亲糗事,更坦言目前已经做好了结婚的准备,只等一个对的人,“36岁之前我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现在需要经历的都已经经历过了,也可以了,想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

现实生活中

走上相亲道路

电视剧《咱们结婚吧》讲述的是32岁的“恨嫁女”杨桃(高圆圆饰)与35岁的“恐婚族”果然(黄海波饰)跌跌撞撞的爱情故事。剧中,在民政局工作的果然,见证了无数对恋人的分分合合,父母亲的婚姻生活又是终日吵架闹离家出走,加上被前任伤害的阴影,导致他十分恐婚,更排斥任何相亲。一次偶然机会下,被老同学段西风安排与其小姨子杨桃见面,才开始了一段冤家姻缘。

戏里对相亲、结婚厌恶之极,更大喊“结婚就是一面照妖镜”的口号;戏外,年届36岁的黄海波却开始着急。他坦言,家里人的催婚和身边人接连结婚生子是部分原因,“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取决于自己。”因此,他在现实生活中,也走上了相亲的道路,“每次相亲完还得汇报成果,一开始还行,后来我懒得去就自己编,有一次编重复了,让我妈给发现了。我还经常和我妈妈说:‘我有一种感觉,马上就找到了。’免得她总是追问。”不过说到这,果然的母亲对未来媳妇要求多多,还有年龄、职业的限制;黄海波则表示,自己的父母非常民主,“大家都建立在相互敬重的基础上,我爸爸妈妈非常好,他们不仅在工作上给予我极大的支持,生活上也给予我很大的理解”。

男人有经历

才能更好面对婚姻

《咱们结婚吧》也是黄海波至今唯一没看剧本就接的戏,按他的话来说,是想冲着这个戏讨个好意头,“因为这个名字。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一个词语能够替代结婚,任何词语都不如‘结婚’二字喜庆。”为了“结婚吧”,黄海波投入的精力也是罕见的,“拍戏那5个月,公司给我安排什么通告我都不去,一切都为了能演好这个戏,这是我2012年最愿意拍的电视剧,心里面唯一有的一个戏”。

他说,他把生活中的无可奈何和委屈、难过的情绪都宣泄在角色上。外界也有一说,他接这个戏是“为了纪念永远失去的,但又刻骨铭心的,曾经走向婚姻的那段四年的爱情。”这再度挑起不少人对其感情事的八卦神经。这个曾经和他有过四年情并计划要走进婚姻殿堂的女子是谁,圈内人还圈外人?黄海波对于往事不愿多提,“之前的任何经历都无法与你们分享。什么时候我现实生活领了证了,受婚姻法保护了,不用各位采访,我一定会发微博告诉大家。那个时候我再说什么,再聊什么,是你们在分享我的喜悦。我喜欢大家分享我的喜悦,难过的事情就不必了”。

在黄海波看来,那些难过的经历不愿对外透露,但却是一个男人成长的必经之路,“站在我的立场来说,男人要有些经历(再)面对婚姻更好。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懂得很多东西,你对于未来的一切,要经历的事情、大的小的,都会有一个准确判断,你也不会像20多岁谈恋爱时那样冲动,已经长大了。在你30多岁的时候,什么都经历过了,你知道怎么样去面对感情,你会带着原来失败的恋情经验去面对新的,成功率就会更高。《咱们结婚吧》也是讲一个长大的爱情”。

与高圆圆可当

“拜把兄弟”

高圆圆和黄海波相识至今10年,但直至《咱们结婚吧》,两人才第一次搭档合作。黄海波形容两人的首次合作“默契之高,远远超乎我的想象,把相爱的两个人的感情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至于对搭档高圆圆的评价,他更是放言:“值得把所有男人对女人的溢美之词都用在她身上。”

戏中,果然和杨桃第一次会面便闹得水火不容,互相看不顺眼。戏外,黄海波和高圆圆的第一次见面虽没有深入接触,但对彼此印象都不错,“我很早就认识她,2003年时,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叫许还幻,她是96班的,就是晓明、赵薇他们班的。当时‘非典’刚过,大家也都可以出来活动活动了,就被叫去还幻家吃饭。说是吃饭,其实是让我在那相亲去了,我傻乎乎的还不知道。(对方)是圆圆的一个发小闺密。”黄海波当时对高圆圆的印象,也只是“很漂亮”。而在拍摄《咱们结婚吧》的100多天里,黄海波说,每天晚上两人和导演都以各自最真实的状态在沟通,“每晚都会呈现这样一个局面,刘江导演穿一(条)秋裤、一(件)T恤衫,拿着根香蕉靠那站着。沙发上坐着我跟圆圆,我们俩在那对词。圆圆贴了一脸黄瓜,拿个杯子,加上剧本、纸和笔;我是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穿运动裤、一T恤衫就出来。然后导演边吃香蕉边说,‘你们俩说吧’,我跟圆圆就开始串词……”

现在黄海波聊起高圆圆,会说“她要是个男孩,我们就得磕头成拜把兄弟了”。“这么说吧,圆圆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我会全力以赴,或者是当我听说她有个什么事,我都会默默为她做点事情,这就是好朋友,是种心照不宣的感觉。我真的很期盼圆圆的爱情和婚姻,等待那天为她送上祝福。我们俩也打赌了,看谁先解决这个问题。”

花梨种植

免费操逼小说

河虾养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