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直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直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百草枯水剂面临停产农药价格狂涨石蒜科

发布时间:2020-10-17 16:39:57 阅读: 来源:调直机厂家

百草枯作为今年最受欢迎的产品,自年初开始,42%百草枯母液价格从16000元/吨连番涨至目前的30000元/吨,涨幅高达87.5%。尽管农药价格高,但是市场依旧供应紧张,有价无货的局面至今已经持续了近3个月。以下是具体的市场行情:

此轮涨价热潮已有近一年,业内普遍认为这和2012年出台的1745号公告有关。据1745号公告称,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停止生产,仅保留母药生产企业水剂出口境外使用登记,允许专供出口生产。2016年7月1日起停止百草枯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

如今距国内停止生产水剂大限还有7个多月,为了在停产后的两年内有货可供,很多制剂厂家、贸易商积极囤货,下游需求增加。而与此同时,今年8月份第二届亚洲青年运动会在南京举行,百草枯龙头企业红太阳被限制生产,减少了供给,因此加剧了市场供不应求的局面,导致百草枯原药价格连番上涨。

当然,今年百草枯原药价格上涨还有其他因素的影响,如农业结构调整,百草枯全球需求量增加;全球百草枯产能不再扩张,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原材料价格上涨等。

下游价格上涨市场囤货较少

原药价格的疯狂上涨带动了下游价格的提升。据了解,目前广东地区市面上百草枯的终端零售价普遍上涨,涨幅接近一成。经销商向农药厂家的拿货价也有所上涨。佛山农资店老板何华南告诉记者,今年9月份百草枯水剂的零售价普遍上涨了10%,以诺普信公司生产的产品为例,以前卖30元/瓶,现在要卖33-35元。

尽管价格上涨,但销量却大幅增加。何华南表示,年初拿200件的货,前半年就全部售罄,"这在以前是没有的情况。"诺普信台山区域销售人员指出,今年百草枯的销量与往年相比增长很多,以瑞德丰公司的产品为例,去年整个台山的销量只有250件,今年销量为400多件,同比增长了60%.禁止生产导致的价格上涨可以预见。作为目前国内使用非常普遍的除草剂,百草枯水剂占据了除草剂市场较大的市场份额。由于除草效果突出,加之价格实惠,可以预见在停产后的一段时间里其仍然是农民除草的不二选择。

一业内人士指出,禁止生产期间,百草枯水剂依然可以销售,在目前无替代品的情况下水剂市场短期囤货行为可能出现。

龙湾化工副总经理熊兴平也表示,根据公告,2014年6月30日之前的生产,都是正常的,可以销售到2016年的6月30日。这中间有两年的消化期限,囤货没有风险。因此厂家和经销商选择囤货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但记者了解发现,由于原药长期缺货,目前制剂厂家尽管有心囤货却无货可拿,因此囤货量非常少,也有一些制剂商持观望态度。

替代剂型的尴尬

百草枯水剂将被禁用,引发了农药生产厂家寻找其他替代剂型的热潮。据了解,目前以百草枯生产企业为主的多家单位正在积极开展百草枯水剂替代剂型的开发与登记工作。其中,百草枯可溶胶剂和可溶粒剂成为各企业开发与登记的热点。

国内已经获得登记的有两种剂型,山东绿霸的50%可溶粒剂(即颗粒剂)和南京红太阳的20%可溶胶剂。绿霸的50%可溶粒剂于2012年11月8日获得临时登记,有效期1年;红太阳的20%可溶胶剂于今年9月25日正式获得登记,有效期5年。

与水剂相比,颗粒剂携带方便,易于溶解,造粒工艺也相对简单,大大减少了误服的机会。但颗粒剂对生产设备要求非常严格,据华星化工产品经理鲍伟介绍,由于生产颗粒剂需要先将原药烘干,再做成喷雾、造粒,在生产过程中很容易飘逸,造成粉尘污染,因此生产过程对厂房要求很高。为避免对厂房周围环境和生产工人造成毒害,需要对厂房进行全封闭,生产尽量自动化,生产工人需要穿防护服,如此一来生产成本将大大增加。"这些成本一定会转移到下游企业和使用者身上,农民能否接受是个大问题。"据了解,可溶胶剂的外观呈胶体状,与水剂相比,可溶胶剂流动性低,无飞溅性,吞咽困难,避免了中毒和误服的可能。同时,其水溶性较好,入水成胶状,经简单搅拌后,可迅速溶解。但红太阳内部工作人员目前对此剂型却不愿做过多介绍。据悉,尽管该剂型已获得登记,但离大规模生产和大面积推广还有一段时间。

中国农药工业协会咨询服务与外联部主任齐武指出,百草枯水剂替代剂型开发仍存有大量难点,开发与生产需要谨慎行事。

暂无替代品后期仍看涨

百草枯具有自身优势,其见绿就杀和遇土钝化的特点使得其在免耕田、快速轮作、水土保持等多方面具有不可替代性。但有业内人士指出,在部分作物(特别是大田作物)上可以用草甘膦替代百草枯水剂。不过除草剂草甘膦除草速度慢,且亩使用成本高于百草枯水剂,因此草甘膦水剂并非理想替代品。

作为百草枯的替代品种,另一个常被提及的是敌草快。据山东省农药研究所刘志俊公开发表的论文介绍,敌草快是全球仅次于草甘膦和百草枯的第三大灭生性除草剂。据了解,与百草枯类似,敌草快是一种吡啶类广谱速效非选择性触杀型茎叶处理除草剂,比百草枯药效更快,对阔叶杂草效果更好,适用于非耕地、免耕地播前除草,果园、作物行间除草,也可用于大豆、薯类、棉花等作物收获前的催枯脱叶。

目前敌草快在国内登记的剂型是水剂和母液两种,总共有9家公司,14个登记证,包括山东绿霸、先正达南通、永农生物科学有限公司、安徽国星生物化学有限公司等。

"敌草快的问题在于成本高且除草谱有限,作为选择性除草剂难以和广谱性的百草枯相媲美。"卓创资讯分析师王立晨表示。他同时指出,目前来看,并无一种合适的替代品可以完全替代百草枯水剂。

对于百草枯水剂后期价格,业内人士多看涨。尽管目前上游原材料吡啶价格有所下滑,但随着百草枯水剂停产期限逼近,很多原药企业有意逐步减少原料和中间体的采购,原药供应的减少可以预见。尽管水剂停产后还有两年的消化期,但市场供应的减少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下游需求并未有减少趋势,因此,业内预计近两年百草枯价格将停留在一个较高位。

短时期内还要看各影响因素的综合作用,国内产能已不可能再增加,如果在全球产能均不提高的情况下,需求量仍增长,百草枯的农药价格势必还会上涨。

alevel辅导班

英国alevel留学

alevel网课

alevel课程补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