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直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直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德国能源转型需协作而非单干-【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1:23:38 阅读: 来源:调直机厂家

德国能源转型:需协作而非单干

中国页岩气网讯:奥斯特阿特的居民非常愤怒,因为他们的居住地被提议为建欧洲最大的变流器站的地点。这种庞大的装置将把高压直流电转为交流电,使德国成为能源高速公路上的重要一环。这条能源高速公路可将德国北部近海风电场的电力传送到制造业发达的南部地区。现在奥斯特阿特的居民正试图阻止该项目的实施,能源高速公路的相关草案已递交到联邦议会。

骨感的现实

这种邻避行为只是德国能源转型路上的障碍之一。德国能源转型计划旨在使该国经济更大程度依赖可再生能源,计划包含了节约节能目标,其中最重要的是关于能源供应的变化。根据计划,到2022年,目前占全国发电量16%的核电站将全部关闭;到2050年,约80%的电量要来自可再生能源,而目前这一比例只有22%。

应该说,这项宏伟的计划为德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不仅可改善环境,而且能使德国成为节能和绿色技术的先行者。然而,梦想虽然美好,现实却很骨感。价格的扭曲、政治的突变、骤升的成本,以及基础设施的不足,都使得美好的前景充满忧虑。

商界人士称,能源转型会扼杀德国工业。能源专家也担心,会有电力供应不足的情况发生。选民也对高涨的电费怒不可遏。一团混乱的局面让雄心勃勃的德国瞬间变得灰头土脸。

德国人一直比欧洲其他国家的人更热衷绿色能源,其对核能也更恐惧。德国人的担心可能更多源于其国内人口稠密、自然资源缺乏的现状,以及德国人努力做到最好的进取精神。无论根源如何,环保观念在德国确实大受支持。绿党是30年前成立的环保人士党派,现在该党已在德国政治领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2009年的联邦选举中,绿党赢得了超过10%的选票,在城市选区绿党的支持率更高。

能源转型计划的目标是新世纪初设定的,当时绿党还只是格哈特·施罗德领导的社会民主党联盟中不受重视的一员。2000年,德国通过了一项可再生能源法案,可为安装风能、太阳能或其他可再生能源的人提供20年的担保电价,以及入网优先权,而电价回购制度则由电费上涨买单。

然而能源政策在默克尔的第二个任期却发生了转变。2010年,新法案通过,规定核电站的关闭时间由原来的2022年延迟到核电站到期为止。之后发生的福岛核事故则让该决议无疾而终。福岛核事故第二天,默克尔终于下令,德国要摒弃核电,随后8个核反应堆立即关闭,剩余的正在运行的核反应堆将在2022年关闭。

慷慨的电价回购制度让德国人热血沸腾。从在屋顶安装太阳能电池板到工业规模的风电场,处处充满着对可再生能源的无限热情。德国南部的巴伐利亚现在的发电量已超过美国,其面积却只有美国的0.7%。德国一家能源研究机构分析师斯蒂芬·科勒说,德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比重从2008年的15%增至2012年的22%。按目前的计划,到2022年该比重将升至48%。

困难重重

问题在于,大部分进行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地区距离即将关闭的核电站很远,所以需建新电网。但电网建设速度远远落后于计划。根据计划,截至2022年,德国需4000公里的新传输线路,但已建成的还不到300公里。奥斯特阿特居民的心态是进度拖后的原因之一,民众对关闭核电站没异议,但他们反对在自家后院建新电网;另一个原因是各地区之间缺乏合作,政治分歧使跨州项目难计划、难融资。在24个电网扩展计划中,15个都比原有时间表延迟了7年。

另一个问题是,许多可再生能源是间断性的。风不会一直吹,太阳也不会始终绽放笑脸,而大容量的电力存储技术还处于初级阶段,德国仍需大量的传统发电容量做备用。目前,大规模的可再生能源设施正在建设中,并具有电网优先准入权,但由于电价大幅下跌,燃气电厂已失去优势,只有成本低廉、污染严重的煤电厂可参与竞争。

这样的结果是一种扭曲的组合。日照充足时,德国会低价向欧洲输出过剩电量。由于支付给可再生能源生产商的是固定价格,因而现货电价下跌时,生产商也会获得不菲的补贴。而阴天时,德国则更多依赖褐煤发电。去年,德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有所增加。

混乱造成的成本会转嫁到消费者的头上。过去3年,德国家庭电费已上涨了1/4,比欧盟平均电费水平高40%~50%。此外,合同规定的可担保电价期限长达20年,随着可再生能源电量持续并网,这个问题会愈发严重。咨询公司伍德麦肯锡的汤姆斯·瓦伦坎普认为,未来十年,德国能源转型成本会翻番,日益增长的电费账单会增大德国消费者的开销,这恰与经济再平衡的需求背道而驰。

赢家还是输家?

能源转型对德国企业的影响很复杂。一些企业在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热潮中发展壮大。目前,西门子有40%的收入来自能源节约和绿色科技。但工业用户却陷入困境。随着可再生能源附加费的增多,更多公司要求免税。德国官方认定的能源密集型企业增至2000家,这些企业的用电量是全国用电量的1/5。不符合免税条件但用电量却很大的企业则建更多的发电设备以避免支付绿色税。

随着德国能源转型的继续,北美天然气和电价则因为页岩气革命而骤跌,因而德国的大型能源密集型企业正寻求向大洋彼岸扩展。同样,这些企业的客户也会随之迁移,一连串的效应将随之显现。

近几个月,抑制企业能源成本的努力导致更荒谬的能源政策转变。德国在阻止欧洲碳减排系统的崩溃方面毫无建树。碳交易市场没有收到预期效果,主要是因为颁发了过多的碳排放许可。欧盟委员会建议,减少碳排放许可的数量,而默克尔则拒绝支持该提议,主要是为了避免使已因能源成本问题而烦恼不已的德国大企业成为惊弓之鸟。来自欧洲最强势政府的沉默,使得欧盟委员会的提议在欧洲议会石沉大海。

德国政客不愿在2022年前关闭核电站这个问题上食言,更不用说关于可再生能源的承诺了。问题是,德国有多大的动作来修改计划并实现承诺。

战略构想将推动更多的基础设施检修。德国政府大胆的想法包括用基于产能而非产出的市场代替扭曲的定价,即能源生产商将以其生产能力而非实际发电量来进行支付。对能源节约也会有更多关注,包括在翻新建筑方面投资的鼓励措施,在能源存储研究方面的公共投资,以及从扩张电网到可再生能源产能创建方面的计划。德国要从更欧洲而非更德国的角度着眼能源转型。

这些大动作对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经济的再平衡都十分有利。毕竟,欧洲各国相互毗邻,个体化的政策产生的作用是有限的。如果相邻的法国、捷克甚至波兰都有核电站在运行,那么无核化的德国怎么会有安全感?同时,在欧洲统一的市场上,国家层面的可再生能源改革显然效果不佳。德国需把整个欧洲都纳入考虑范围内。幸运的是,德国已开始这样做了。

新疆工作服定制

扬州制作工服

安达西服制作

安宁制作工服